云時

🌚🌚

真的,跪求听歌❤️❤️❤️

真的,真的太好听,
真的,真的是很棒了,
真的,真的很戳泪点了……

占Tag致歉

记个梗,应该是甜的

苏哥哥北境并未战死,回到金陵,但是身体日渐虚弱,时日无多,之后失去七魂六魄中的一魄,逐渐失去记忆,水牛和蔺晨想尽办法,最终苏哥哥并未死去,但却陷入沉睡……

归途(下) 完结

这篇文章写的时候卡了几下,后来就说这剧情发展,这篇文章写完了,谢谢你们,看文记得点赞❤️❤️❤️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萧景琰起床时已经日上三竿了,他难得有机会安稳地睡到自然醒。他穿好衣服,带上佩剑,下楼找些吃的。


“小二,上两碗好酒,再加两盘好菜。”萧景琰坐下,看着人来人往的客栈,玩笑打闹的年轻小伙们,还有些老人家畅快的聊天着。这样的和乐,热闹,不知是不是彰显大梁已经富强起来了。


“客官,您的菜来了!”小二不一会就端上几盘热气腾腾,色香俱全的佳肴“您慢用着!”就又匆匆走了,忙碌地招呼客人。


“小殊,你看,百姓们都过的充实快乐的生活,地方官员也不再贪腐,朝局清明,政通人和。我没有辜负你的期望吧……”萧景琰盯着眼前的菜,思绪却飘了出来。


“您,您,您是陛下?”一阵惊呼在桌前响起,萧景琰一惊,抬头看向那人,“原来是你,言豫津。”


言豫津刚刚抵达廊州,饿极了恰巧进了这家客栈,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那个熟悉又陌生的侧颜。他揉了揉眼睛,仔细地看,“真的是陛下!陛下不是已经……”


他的声音过大,引得周边的客人都噤声围观,萧景琰只得大声辩驳,“不可胡言乱语!打扰各位了,这是在下的一位朋友,一时胡言,请诸位不要放在心上。”周围人也当是场误会,就又热闹起来,没人再理会他们。


萧景琰看着眼前很是激动的言豫津,叹了口气,“找个安静的地方吧。”言豫津呆愣愣地点头,跟在萧景琰身后,走进一个包厢。


一进包厢,言豫津便要下跪行礼,萧景琰一把拦住,“不必了,现在,我就是个普通人。”言豫津眼眶微红,支起身子又问起了缘由。萧景琰淡淡的笑说,“太累了,不当了。倒是你,四年了,还没找到他?”


言豫津正为萧景琰日夜操劳而难过,又因他能好好休息游玩而高兴,听到后者,不由得低落下来。


萧景睿自莅阳长公主过世后,已经出走十年了。言豫津因当时局势,不可擅自请辞,直至四年前,陛下在太子接管朝政前,同意了。


“还没有,不过,总会找到他的!”言豫津又振作起来,眼睛里闪着明亮的星星。


萧景琰闷着喝了杯酒,“希望你能早日找到景睿吧。不过,你比我幸运……”


言豫津喝下一杯,疑惑地看向萧景琰,“嗯?”


“好歹你还可以找他,他还活在这世上,而我思念的人,已经回不来了,再也找不到了……”萧景琰痴痴地说着,他知道,苏先生,小殊,回不来了,再也回不来了。


他想走一遍梅长苏生活过的地方,沿着他的足迹走一遍,最后,他也会和梅长苏一起,魂归梅岭……


言豫津也知道,萧景琰心念之人,也不愿再戳他痛楚,两人便也不再说了,聊一聊这几年不见的经历,游历的山水美景。


一杯接着一杯的酒,两人都喝醉了,倒在酒桌上,嘴里喃喃着他的名字。


远处,一棵梅树下一位如清风淡雅的人屹立在树下,他看着树枝上的一枝梅花淡淡的笑着。


他忽的转过头,“景琰,你来了。”


别停,别停,让他沉醉在这短暂的美梦里。


第二天,天亮了。


两人告别,一人朝着远方的青山向北,一人沿着流水以南。


殊途同归,终归向于心爱之人。
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全文完结了,再次感谢,笔芯💗





归途(中)

依旧拜托你们点个赞❤️❤️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王兄原没有不孝,倒是现在是不孝子了。”


萧庭生猛的一睁眼,看着眼前的人。萧歆眨了眨眼,露出了笑容“王兄,原来你这般不信我啊……”萧歆颇是委屈,本来这几年他就过得那么辛苦,萧庭生却不懂他,还远走京城,留他一人夙兴夜寐,处理政事,和那群老狐狸周旋。


萧庭生当下明白了,萧歆本无意杀他,事情也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,见他面露不悦,上前一步安慰他,“阿歆,怎么回事?”萧庭生疑惑不解,但他很肯定,萧歆是不会弑父的。


“还不都是父皇……”


四年前


“儿臣参见父皇”萧歆规规矩矩的跪下,有些期待,不知萧景琰叫他是何事。


“起来吧,朕有话和你说。”萧景琰扶了扶眉,令旁人退下。“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自萧景琰在位的第十五年起,他的身体渐渐有些吃不消了,年轻时太过忙碌,勤于政事,如今上了年纪,当初的日夜废寝忘食,如今只是不断加重病情。


“父皇,请您保重身体!”萧景琰多年来对萧歆是疏于呵护,但也尽力抚养他长大,教他怎样做一名优秀的储君,这个孩子,比庭生小了快一轮,却也和庭生一样懂事。


“朕并无大碍……歆儿不必着急。”这个江山,是小殊托付给我的,这是他托付一生,为其献出生命的江山,我怎能不爱护自己,不好好护着它……


“歆儿,过了今日,你便成年了吧……”萧景琰起身,看向对面墙上挂着的朱弓。


“是的,父皇”萧景琰神色淡淡的,看不出什么情绪,但眼底,又流露出些许悲伤。萧歆小心地应下,生怕说了什么引起父皇的伤感。


沿着萧景琰的视线,萧歆注意到了那副朱弓,无论萧景琰多忙,他总会每天亲自给朱弓擦拭,有时会自言自语,或喜或悲。


“朕,有些累了。或许,这样的日子,不久就要过去了,我该去见小殊了。”萧景琰的目光又飘向远方,看着无垠的天空,悠悠地说着。


“父皇!您一定会长命百岁,寿比南山的!”萧歆听到这话很是担心,萧景琰是这大梁的支柱,也是萧歆的支柱,纵使父皇对自己从小到大便不算细心呵护,严厉地对待自己,他依旧知道,萧景琰是很爱他的。


“你也不必太过激动,生老病死,听天由命。”萧景琰对这个孩子还是挺愧疚的,他拍拍萧歆的肩膀,“朕也不知还有多久可以见到小殊,但朕是开心的,希望你能体谅为父。我放心不下的是你和庭生,还有这大梁的江山……”


萧庭生看着这样的父皇,又觉得陌生了许多,但又亲近了许多。萧景琰和林殊的事情,他们的故事是从小听到大的,但每次听,都有许多感动和震撼。他一直对父皇和林殊的感情觉得疑惑,有时,两人就像好友兄弟,可有些时候,却用恋人比拟更合适。这样的关系是他不懂的……



之后,萧歆逐渐接管朝政,他想为父皇分忧,想尽自己所能捍卫大梁,这几年里,他不断学习着,和那群老狐狸斗久了,他也掌握了方法,学会了精辟。随着萧景琰慢慢退出,萧歆处理的政事越来越多,他不能够经常去见萧庭生了,他也觉得很是委屈,但一想到他很快可以独当一面,可以保护这个国家,保护黎明百姓,保护他所爱的人们,便也甘之如饴。



萧歆握紧萧庭生的手,忽的就明白了父皇的心情,明白了他和林殊的感情。他笑了笑,“父皇没事,自前几年父皇交由我管理朝政,父皇不再日夜操劳,身体也不再恶化,如今父皇身体硬朗,已经启程去游历大江南北了!”


哪有什么兄弟,情人之分,他们就是深爱着彼此,如同他和庭生哥哥一样,深爱彼此,愿用生命保护对方。


萧庭生哑然失笑,这两人不愧是亲父子,叫人担心起来的程度真是不分上下,“真是胡闹!”萧庭生看着弟弟狡黠的样子,也严肃不起来,这个弟弟,还是要他一辈子来好好陪伴,保护的人……




归途(上)

其实吧,打字真的挺慢的,也挺麻烦的,有时,一篇文章写出来也是需要消耗许多心思的,还是希望你们看完后可以点个赞,让我知道还是有人看的,哪怕就几个,也是我写文的动力……谢谢你们❤️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梁靖帝萧景琰在他在位的二十年驾崩了,他的膝下左不过两个儿子。太子雷厉风行地办完皇帝的后事,四天后便登基了。彼时,萧景琰的另一养子萧庭生正在与大渝奋战。这一场战打得艰难,足足打了大半年,萧庭生回来时还是没有见上萧景琰的最后一面。

“王兄,你回来了。”坐在帝位上的年轻男子微微地低下头,幽深的眼睛正看着底下跪着的萧庭生。“臣有罪,但求陛下让臣……见先帝一面。”萧庭生看不透这样的萧歆。

庭生低下头,只听见上方传来一句“王兄怕是见不到了。”他猛然抬头,不禁瞪大了眼睛,看见了萧歆的勾起的嘴角。




平时谦和有逊的皇子此时脸色苍白,紧绷的声色看不出一点战胜大渝的喜悦,他驾着战马,来不及换下衣服,日夜疾驰,和几位副将先赶回了京城。


萧庭生在城门口便被人拦了下来,萧庭生心中实在是十分急迫,但却也不得不停下,来者是蒙挚。


“殿下怎么回来了?陛下不是下诏说殿下可以不必回来,不可耽误军情吗?”蒙挚一阵着急,拉着萧庭生到了一边。


“蒙大统领,战争结束了。我只是回来见父皇的最后一面……”萧庭生深吸了一口气,“父皇他现在怎么样了?”萧庭生见蒙挚脸上的胡渣凌乱,平时威风凛凛的大统领此时仿佛被颓废笼罩着,把萧庭生也变得冷沉下来,这样的空气压抑着,让他无法呼吸。


“殿下,还是请您回去吧……您现在是违抗圣命,新帝才登基,殿下这般,怕是……不妥。”蒙挚拱手,诚心相劝。


庭生这孩子是小殊的希望,小殊的寄托,不可让他出事啊。至于太子,不,新皇,虽说也是在他看着长大的孩子,可是,这几年太子日渐露出锋芒,逐渐接管国事,处理朝政,而萧庭生则是选择自请离京,外出作战,远离朝局。


“蒙大统领,您说,新帝?……太子殿下已经登基了?”萧庭生握紧了拳头,慢慢地,浑身颤抖起来 ,“我,必须见到父皇……”




“陛下?”萧庭生又想到了什么,但他这次没有再立刻将怀疑压下去,这样的想法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,手足相残,父子相残,他不愿意去想萧歆会是这样的人。但是,他变得太突然,突然从跟在他身后的小弟变成熟了,气势凌人,对自己疏远了很多。萧庭生觉得他或许是有些许忌惮,但他不愿,也不想和他争什么皇位,他在乎的是手足之情,他会为了父皇,为了萧歆,为他们铲除外敌的困扰,护大梁一世安康。


“王兄在外打仗辛苦了,这一路想必也舟车劳顿没有吃什么,”萧歆移开了视线,招了招手,“去把东西拿来。”旁边的小太监俯下身,鞠着躬端上来了几块糕点,看着很是精致。


“陛下这是什么意思?”萧庭生冷冷地看向那些糕点,终究还是心凉了,他终究是没想到,萧歆,这个他从小爱护着,呵护着的小弟,终究还是为皇权而不信任自己。


“王兄,你说呢?”萧歆收回了笑脸,直视着他,像是他今天一定要看着萧庭生吃完。


萧庭生站了起来,拿起了一块糕点,“阿歆,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。我从未想过我们竟会变成这样,原以为,你会一直是那个调皮捣蛋,善良单纯的小弟弟,而我会在旁边护你一世周全,护大梁一世周全。只是,你不愿信我……”萧庭生转身,面对殿前的一郎明月,“父皇,儿臣不孝,未能见您最后一面,儿臣现在就来陪您!”


萧庭生回头,竟然流下了一行清泪,看着已经站起来的萧歆,张了张口,“保重自己”决绝的一口吞下,闭上了眼睛。





求赞……❤️❤️❤️
本来是要写靖苏的,然而,写到现在主角都还没有出现,真是抱歉啊…………上篇先更到这,明天还要上课……

后来(下)

本文接美队三,文笔渣,OOC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 

任务汇报完以后,复仇者立即进行研究。

两个月后就有了结果。  

“Steve,好久不见呐。”Bucky露出一抹淡笑。  

“Bucky,对不起。”Steve冲上前抱住Bucky,“让你久等了。”  

“Steve……谢谢。”Bucky低下头埋进Steve的肩窝,用仅剩的右臂抱住Steve。  

“喂,这里还有别人呢!”Tony为了不 让眼睛闪瞎,出声道。  

Bucky一顿,迅速抬起头。他直直地看向Tony,张了张口,还是没有说什么。  

Tony出乎意料地沉默着,走到一旁摆弄起来。  

Bucky神色一暗,低下头去。Steve看着Bucky的样子,心里抽了几抽,很难受。  

“Bucky,这并不是你的错,你是受害者。”Steve拍了拍Bucky的背。

“不,事实上我记得,记得我做过的所有事情。无论怎样,那都是我做的,Steve。”Bucky现在依旧能想起被他杀害的人的模样,包括Tony的父母。  

“……Tony,对不起。”Bucky顿了顿,想着应该说些什么,最后还是只能说出这句话,“你若是要我的性命,我不会还手,请你别再和Steve打架。”   Tony停了一下手中的动作,然后又继续手中的动作。

Steve看了Tony一眼,安慰Bucky,“Buck,Tony他还需要一段时间吧。毕竟,现在是他主动在帮你。”  

Bucky点点头,他明白:自己杀了他的双亲,谁能这样轻易放下呢!他现在肯帮自己肯定也已经尽他最大努力。  
“我可不是主动的,这些可都是你逼的,Captain。”Tony叹了一口气,用轻松的语气说着,“可别忘了这两个月被你虐待的我。”  

Steve慌忙开口:“我没有啊!那是你先动手的,Tony。”  

Tony耸了耸肩,“性质相同。至于James Barnes,虽然你是被洗脑,但那些事我无法完全不怪罪你。”  

“你可以拿我的命。”Bucky有些不舍地望向Steve:抱歉,Steve。我们又要分开了。  

“可没那么轻松。”Tony走上前来,“你得承包复仇者大楼今年的家务和我这两个月的任务。”这两个月他得好好休息一下。  

“我同意……啊?”Bucky下意识应到,随后意识到不对,又惊讶。  

“啊什么,要不再替干四个月?”Tony 在Bucky一侧坐下,查看他的手臂。  

“Tony,谢谢你。”Steve先于Bucky说了这句话。  

“我只是不想再接成山的任务和某人的拳头,Captain我前几年的伤还没好,所以你也得替我执行一阵子任务。”Tony语言平平地说着,也没有愤怒的情绪了。  

“好吧!Buck,我们又能并肩战斗了!”Steve有些兴奋。  

“谢谢,Tony。”Bucky看了Steve一眼笑了,又向Tony表示感谢。

Tony,真的谢谢你。  

“Steve,还好有你。”Bucky搭着Steve的肩膀说。  

“Bucky,我会陪着你的。”  

Buck,今后我也会一直陪着你的。  

I Love You.    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后来(上)

本文接美队三,微锤基,文笔渣,OOC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 
     公元2020年,在Tony与Dr.Banner的共同努力下,终于有办法取出九头蛇在Bucky脑袋里装的那个东西。  

     两个月前,Clint、Natasha和Steve,当然还有Sam发现了九头蛇在柏林隐藏的秘密基地。在他们进行着激烈的战斗时,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——Rosie。是的,那个逼他们签订协议,后来又想杀死在冰冻中的Bucky 的Rosie。

      “Rosie?当初你说你只是担心Bucky会再次被控制,担心人民的威胁才派的杀手,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“Oh my Hydra!美国队长是个多么‘正直'的人啊!好吧,怕你听不懂,我还是直白点说——你可真愚蠢,Rogers!”    
 
      Natasha一个挂钩摔晕了一个敌人后,勾起一边的嘴角,轻挑,“当初多亏了你的协议让复仇者四分五裂。现在该好好谢谢你!”  

      “当然!但恐怕我得和你们算一下有关皮尔斯的账。因为你们,九头蛇失去了首领。不过,消灭你们之后,我会把Winter Soldier放出来,让他杀光所有人!然后再让他清醒过来,让美国队长最心爱的小猫生不如死!”  

       Steve的眼神刹那间变得愤怒,将盾牌狠狠地往他脸上扔去。Natasha也奔跑着向前,准备抓住Rosie。  

       突然一个魁梧男人接住了与Rosie近在咫尺的盾牌,并将盾牌甩向Natasha。尽管Natasha反应迅速,但依旧被盾牌砸中,直直被撞飞到一边。  
 
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!忘记告诉你还有一个冬兵,Sniper。他可是我最优秀的冬兵。Barnes死了,还有Sniper;皮尔斯死了,还有我Rosie;九头蛇一个头被砍了,还会长出另一个头。Captain,你就在地下等着你心爱的Barnes吧!”Rosie说罢,给了Sniper一个眼神,便匆匆撤离了。  

      Sniper走上前来,二话不说就挥动拳头,Steve快速反应,躲了过去。Clint在基地另一面清理杂兵,Natasha也在清理周边的杂兵。Steve边防御,边对通信器大喊:“Sam,别让Rosie跑了!”Steve的语气里,透着浓烈的怒意。

       “收到!队长别忘了你的盾牌!”Sam飞上房顶,顺便捡起盾牌扔向正把Steve压在地上的Sniper。在盾牌击中他的同时,Steve趁机翻身捡起盾牌与他搏斗。

       Sniper不愧是一个优秀的跑龙套冬兵,居然与Steve实力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   “轰”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到Sniper的头顶。

       “Captain,需要帮忙吗?”一坨金发落地时,那堆被闪电砸到的黑色不明物体在地上弹了一下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Thor,谢谢。但我不需要。”Steve选择无视Thor一脸“辣鸡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 “我抓住他了!”Sam空翻着陆,顺带把Rosie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 “干得好,Sam!”Steve一把拎起Roise,“怎样才能取出Bucky脑袋里的东西?快说!”

        Roise轻蔑地笑了,闭上眼睛:“你这辈子也别想救出你的Barnes了! Hail Hydra!”

       “他自杀了!还没让他说出就...”Steve气得捶地。
  
       “Hold on,guys!别忘了还有我这个聪明人在呢!”

        Natasha从一个角落走出,挥了挥她手中的U盘,“备份可是个好习惯,Captain。”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Steve松了一口气,“You are right.”

       “Captain,我们赶紧走吧。不然…”底迪又要捅我了!

       “走!”Steve归心似箭:Bucky,我们很快就可以见面了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小花絮:

        几人上飞机前,Steve看着Thor一脸焦急,问道:“Thor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“街角的那家布丁店快要关门了!底迪还等着我的布丁!要是今天买不到,我就别想回去了!飞机太慢!我先飞了!”Thor甩着锤子就飞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Thor怎么这么快就走了?”Natasha转过身,看着Thor远去的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迫不及待想见某人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Bucky,我也是。

   
    
     

湖心亭看雪(下) 靖苏 HE


两人匆匆进宫,列战英见到两人时,几乎是控制不住自己了。

   

“苏先生!太好了!您没死!原来陛下真的……”    


“战英,此事以后再说,现在快带我们去见陛下!”

    

列战英赶忙点头:“好好好!你们快跟我走!”

   

进入乾昭宫,就看见来来往往不断有太医进出。

   

蔺晨吵嚷着:“这么多人在干等着干嘛呀!走走走,都给我走!还让不让人治病了!”

   

在太子的协助下,遣散了众人。

   

蔺晨看了看在龙床上脸色苍白的萧景琰,叹了口气把起了脉。

   

梅长苏走上前,看着紧皱眉头的萧景琰十分心疼。

   

“景琰,对不起啊,把这天下交给你一个人,你很辛苦吧……景琰,你好起来吧,以后我不会骗你了……景琰……”

    

“哎呦,你别在这恶心我啊!你家皇帝又不是快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

“他怎么样?怎么会神色如此憔悴,一病不起!”    

  

“他就是深思忧扰多年,休息不够,再加上心病,不病倒才怪……”

   

“心病……”

   

“你们这小两口我是受够了,你自个把人家弄成这样,自己处理吧!因为你这没良心的,我都好久没来金陵玩了,我给他开几服药,给他吃了,叫他好好休息就行。”

 

梅长苏松了一口气,但是,看景琰这样,真的……  

    

“但是,如果他再向你以前一样,那他可就时日无多了。”蔺晨耸耸肩,大摇大摆走了。

  

“小殊……我死了吗?”萧景琰微微睁眼,想握紧梅长苏的手,却没有力气。

   

“景琰,我回来了,我们都没有死。”萧景琰看了梅长苏许久,忽的坐起身,“小殊……”萧景琰红了眼眶,大滴大滴的眼泪从汪汪的眼睛里流出。

   

“嗯。景琰,别怕,我在。以后我都不走了,不走了。”梅长苏拥紧了萧景琰,“水牛还是那么爱哭,只能我来保护你了。”梅长苏努力用调笑的口吻,可是说出来,两人都已经哭了。  

   

“你想好了吗?”

   

“嗯。景琰他受的苦太多了,他该好好休息了。”  
 
  

“你和他商量好了?真的要把这天下交给那两个小鬼?”

   

“我相信,他们能守护好这个国家。”

   

崇祯五年十二月,惠武帝驾崩。关于大梁这位上能杀敌,下能治国的皇帝的离去,大梁百姓无一不悲伤。

     

“小殊,这西湖真美。”梅长苏看着萧景琰淡笑,又看了看身侧在烧茶的飞流,“飞流,出来玩开心吗?”飞流点点头,“开心!”

     

“好像有人来了。”偏过头去,一芥余舟靠岸,一人上前行礼,“两位先生,打扰了。在下张岱。”来人看着眼前这温馨一幕,竟不觉寒风刺骨。

     

“无妨,请坐。在下苏哲,这位是萧炎。” 身旁的萧景琰微微点头。三人投缘,聊了许久。

    

张岱起身行礼,“张某还需赶路,先行告辞。请问苏先生是哪里人?”

    

“是金陵人,在此游玩客居。”

    

“先生才略惊人,望以后能与先生再会。”

待张岱离开,萧景琰牵起梅长苏的手,哈了哈气,又搓一搓,“小殊,天太冷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  
“好。”